福彩堂天下彩与你同,惠泽社群福彩资料大全,福彩堂免费资料大全,天下蓝月亮资料精选大全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福彩堂天下彩与你同 >

岭南历史中似曾相识的故事《杨门女将》里的人物竟与其高度重合

发布日期:2020-02-12 06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杨家将》及“杨门女将”的故事脍炙人口,不过怎么看都似乎跟“岭南”无关、故事中的北宋背景也跟岭南沾不上边。不过当你了解到这段发生在岭南的真实历史后,我想你也会惊叹当中的相似与雷同,我们甚至有理由去猜测:《杨家将》的作者熊大木是否曾经“移花接木”过这段历史呢?

  熊大木是明嘉靖、万历年间的福建建阳人,《杨家将》的最初故事就来自他所著的《北宋志传》。《北宋志传》当然算不上史书,不过自它开始,北宋名将杨业及其子孙后代前赴后继抵御侵略的故事开始广为流传,最后形成了后来的《杨家府演义》、即《杨家将》故事的前身。

  历史上,福建建阳在南朝时曾隶属江州、即江西九江,而岭南的这段历史则通过江州与韶州(韶关)跟中原地区密切关联着;由此推论、我觉得熊大木对这段历史一定不会陌生,在编撰《北宋志传》时加入过相关历史故事是完全有可能的!

  北魏太延二年(公元436年),冯氏北燕被被拓跋氏北魏所灭,冯氏后人冯业在刘宋朝廷的帮助下南渡到广东新会,被授怀化侯及罗州刺史世居当地。自那时候起,冯业就被岭南冯氏奉为共同的始祖、其子孙后代世袭和统治了岭南达二百多年,势力远远超过西汉时的南越王赵佗。

  冯业的孙子叫冯宝,其人的历史形象跟《杨家将》里的杨宗保差不多:俊朗、性情上有点优柔寡断。南梁时期的冯氏继续世袭岭南,不过徒有政名未得实权——因为当时的岭南由各地山獠所把持、以高凉冼氏为号令。冯宝的父亲冯融为笼络地方势力,于是就让儿子与高凉冼氏联姻、成就了一段美满姻缘,这段姻缘中的女主角就叫冼英。

  冼英所处的粤西山区正类似“穆柯寨”,冯宝与她的故事也存在着“男弱女刚”的状况,跟“杨宗保与穆桂英”类似。在《杨家将》里,杨宗保是先亡的一个,历史上的冯宝也是如此;他死后,家族中的重担就落到了冼英、即冼夫人身上。自这阶段开始,冼夫人的故事就开始跟“佘太君”趋向雷同了!

  “佘太君”与冼夫人一样,步入历史视野时正逢中原乱世,一个是“五代十国”、一个是“南北朝”。《杨家将》中的“佘太君”努力抵抗侵略、维护统一,历史上的冼夫人也一样、甚至个人形象上也如出一辙。我们想象一下、在历史上缺乏“佘太君”的详细记录时,熊大木通过冼英的故事对“穆桂英”进行移花接木、正好就弥补了“佘太君”年轻时的故事。

  在《杨家将》中,无论是佘太君、穆桂英、代表的其实是整体的“杨门女将”形象,怎么拆分合一都属合理的文学形象塑造手法!

  冯家也好、杨家也好,冼夫人和佘太君都担负起了家族中的领导使命,其历史背景都是战乱不断的乱世。公元557年十月,陈霸先在建康即位建立“南陈”,同年十二月,岭南却因冯宝病故“岭表大乱”,而初立的陈朝则无力出兵。为保地方太平,冼夫人亲披战甲平复了整个岭南、随后又在韶州、江州一带协助陈霸先平复了曲江侯萧勃之乱、“岭表遂定”。

  如果以演义小说来记述,冼夫人辗转岭南平乱的整个过程就可写出无数故事了;将这些故事的发生地点和人物角色转换一下,就可以成为《杨家将》里的素材、一点都不违和。冼夫人征蛮獠的故事属真实历史、但“佘太君攻山寨”却与五代、北宋历史多有不符,这也是《北宋志传》无法成为史书的原因之一。

  既是“志传”,本来就为了说个好看的故事,不符合历史又有啥问题呢?要知道在明代,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早在这么干了,作为“忠正堂”书坊的编撰者,熊大木的本意显然并不在于“还原历史”,而是以各种故事去宣扬爱国主义精神。

  熊大木现存的作品列表中,《全汉志传》、《唐书志传通俗演义》等都是强烈反映民族意识和爱国精神的内容,有着冼夫人这样活生生的爱国主义素材,他干嘛不“现拿现用”?

  《杨家将》里的佘太君非常长寿,冼夫人也是“熬死夫君再熬死儿子“,最后与她的三个孙子冯魂、冯暄、冯盎一起步入了隋唐时代。杨文广在《杨家将》里与佘太君是曾孙、奶奶的关系,历史上的冯盎跟冼夫人之间也有着类似的关系和故事。

  公元589年,隋军攻陷建康、南陈灭亡。当时的晋王杨广知道陈霸先与冼夫人的关系、就令人将冼夫人赠予陈霸先的犀杖信物送到了岭南,以此“谕以国亡”。在冼夫人的这大半生中,南梁、南陈都亡了,岭南地区却因她的存在一直保持太平;如果隋军挥师南下,这将意味着怎样的生灵涂炭呢?最后,她“集首领数千,尽日恸哭”以告故国,随后就派孙子冯魂将隋军迎入广州,岭南地区再度平稳过渡到了隋朝。

  冼夫人的这三个孙子中以冯盎最为勇武强悍,岭南悉定后,她就开始让冯盎到朝中效力了,如果细看《杨家将》,杨文广的故事模式基本就与之差不离儿。唐贞观五年时岭南“罗窦诸洞獠叛”,冯盎“七箭平乱”(见于新旧《唐书·冯盎列传》),也许就是“杨文广征南”的故事来源。

  历史上的冯盎曾随隋炀帝杨广征辽东、后迁左武卫大将军,跟杨文广的“侍卫亲军龙卫”职衔类似,这是否也是冥冥中一种巧合呢?唐武德年间(公元622年),秉承冼夫人祖训、让岭南政权过渡进唐朝的正是冯盎;如果说杨文广是《杨家将》里最后的代表人物,冯盎正是为这段“祖孙史”写下终章的人物、他的故事也因此被列入了唐史列传当中。

  在我国的封建仁礼思想下,其实不同时期里的祖孙相处模式都大同小异;如果将这样的模式套用到相似的历史背景下,就会产生相似的故事。这也是”雷同“得以成立的基础前提。我们看《薛家将》、《呼家将》也是一样,都是类似故事在不同历史年代下的同一套路而已。

  《宋史》里自然也存在关于”杨家将“的历史记录,不过其内容篇幅远不足以形成演义评书。民俗文化专家和历史专家们都曾研究过《宋史》与“杨家将”的来龙去脉,但从未有人注意到岭南历史中的这段渊源。

  从熊大木编撰《北宋志传》的地区入手、通过《杨家府演义》与冼夫人的历史相比对,这样高度重合的架构是否也说明了一种研究方向呢?当然,这只是我的个人结论,说出来让所有人一起讨论罢!

  目前比较公认的是,“穆桂英和杨宗保”都是虚构的故事角色,甚至曾有人言证说,杨宗保其实是杨业的女儿。熊大木通过冼夫人生平来描述资料缺失的佘太君并虚构出穆桂英,这个穆桂英无疑就代指年轻时的佘太君了;而为了给穆桂英“安上一个夫君”,冯宝的故事正是“杨宗保”的最合理素材来源。

  这过程里自然免不了各种天马行空,演义小说不都是这样么?年轻时的冼夫人即穆桂英、年老时的冼夫人即佘太君……如果我是熊大木的话,我也会如此调用故事素材的!

 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,与封面号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如因文章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封面新闻。


Power by DedeCms